商品
店铺
闪电配送
同城限时送达
社区自提
欢迎商家合作
文化地理 >  地方作品 >  开卷有益
商品编号:WS006
《一株植物会有怎样的爱》
姚琛,岳阳九零后艺术硕士一枚,出版作品《一株植物会有怎样的爱》
价格:¥28.00
配送至: 全国各地
运费: 10.00元起,配送费2.00元,68.00元起免配送费
服务: 微水书店 配送,并提供售后服务
微信端扫购有惊喜
购买数量:
库存:3
  
店铺名称: 微水书店
营业时间: 8:00-20:00
配送说明: 10.00元起,配送费2.00元
68.00元起免配送费

店铺地址: 城关镇城北村516幢
店铺电话: 13974081490
 QQ咨询: QQ交谈
  • 商品
    5.0
  • 时效
    5.0
  • 服务
    5.0
  • 热销商品
    红军领导《刘士奇传》作者彭新华签名本
    ¥28.00    ¥39.00
    已售出 10
    《一株植物会有怎样的爱》
    ¥28.00    ¥16.80
    已售出 1
    《袁隆平的世界》:一代科学家的人生世...
    ¥33.00    ¥42.00
    已售出 1
    《史恩华传》回忆湘北会战的历史,记述...
    ¥36.00    ¥30.00
    已售出 1
    李宣钊《浴血新墙河——湘北正面战场抗...
    ¥55.00    ¥38.50
    已售出 0
    最近浏览商品
    《一株植物会有怎样的爱》
    ¥28.00    ¥16.80
    已售出 1
    • 商品介绍
    • 商品属性
    • 商品评价
          姚琛,湖南岳阳县人,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 。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中国青少年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、岳阳作家协会会员。
         15岁在刊物上发表第一篇作品,现已在《语文报》、《年轻人》、《小溪流》、《德育报》、《散文诗》、《青年作家》等报刊杂志发表文章十余万字,作品多次获国家级奖项。文学创作及文学组织活动的成绩突出,获“2007年度全国青少年写作之星”荣誉称号。《少年作家》《青年作家》等刊物做过专栏推荐。现供职于北京某高校出版社。

         其个人作品集《一株植物会有怎样的爱》已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,文集收录了他近几年创作的一些青春小说、诗歌、散文、杂文等近12万字。文集分(仓惶青春)、(成长散记)、(诗海拾贝)、(碎语闲言)四辑,著名作家、评论家、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终身研究员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张宝树老师,著名散文家乔忠延老师作序,岳阳县作协主席李响球老师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鲁迅文学院辅导教师李迎兵,80后代表作家、诗人、央视网、新华网等多家媒体评论员林萧分别为此书撰写评论。


    文学青年的五彩虹(序一)

     张宝树

     

       一天,福建的青年作家陈锦江打电话给我,说有个叫姚琛的,湖南岳阳人,我们是好朋友,都是痴迷文学的青年,他最近要把多年来写的散文、诗歌、小说攒成一本书,想请您给他写个序,还特别交待说,他读过您给我写的评论文章,很喜欢。后来便接到了姚琛的电话,是从大连市打来的,言辞恳切,语多期待。虽然我心想,对他一无所知,不好写,可我最后没忍心拒绝他的诚挚请求,是因为我心底里多年来一直葆有一个情结,那就是对文学青年的喜爱。     我老想,文学就好比一支普照人类精神家园的火把,一代接一代、一辈传一辈,传递温暖、光明与理想。老一辈早已把文学的火把像模像样地传承给了我们,如今到了该让更多的80、90的后生们接过这火把的时候了。可是,愿想挺好,我却常常为此而失望。先是自己早年就做起了少年作家梦,经过老一辈的启蒙,兴趣越发浓厚,后来考北师大中文系,当上了高中语文教师,一边教书,一边写作,直至走火入魔。我当时多么想多培养几个立志文学的学生呀!可是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,愿考中文系的学生就日渐稀少,以至于随着经济大潮的汹涌,愿学中文的学生越来越少了。呜呼哀哉!我曾感叹自己教书无能,没能让文学之梦拢住学生们的心。没想到,老了,我逐渐发现年轻人当中文学爱好者真不少,也不乏有文学才华的新人。湖南岳阳的姚琛,连同福建安溪的陈锦江、正是这样的让我眼前一亮、心头惊喜的文学青年,我怎么不由衷地高兴,又怎么忍心拒绝呢?

         现在书案上的文稿,我已读了两次,是姚琛再次精心整理修订过的,他很在意这本处女作。几次从书信、电话或短信中,我就感到了他那颗充满热望与期待的心在跳动。我当然珍视他多年来激情的笔耕和快意的书写,我甚至把他这本小小的文集看成一道美丽的五彩虹了,因为那是他的少年作家梦幻化而来的。既然看成了五彩虹,它自然涂抹有缤纷的色彩、闪射着青春的光芒、映现着斑斓的故事和许多闪亮的思想火花。

       是的,就是这样的。我们不妨说说这本书里的作品。

       姚琛是个性情中人,他把他童年、少年、青年时代的故事,分别编在了“仓惶青春”和“成长散记”两个专辑里。其中写故乡生活与父母亲情的有《爆竹声中远去的年少》、《春天的情绪》、《晚来风急》、《给弟弟》和《行走》等。《年少》一文记叙了作者在单纯幼稚、活泼贪玩的少年时代过新年的难忘经历,同时也写下了告别那轻狂年少渐渐变得成熟稳重的心路历程,因而能给老辈人带来诸多的欢乐与欣慰;《情绪》一文,既将故乡的阳春三月的风景写得很美妙:草色、牧笛、渔歌、鲜花、忙碌的乡亲、嬉闹的孩子……还自我描画了在祖母烹调菜肴时“小馋猫”的贪吃情态及三月三的乡俗,都活灵活现;《风急》一文的结尾有一句问话:“晚来风急,吹的又是什么?”依我看,是一次次友情亲情的倾诉,一缕缕感悟生命的思绪,倏忽跳跃,瞬间闪动,轻盈而温存,细腻而动情,尤其第五节记叙妈妈的文字中流露的感恩之情,让人动容;《给弟弟》则写得情真意切,或批评或告诫或勉励或期待,都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俨然一个阅历丰富、深谙事理的“小大人”,颇有意味。而《行走》则缠绵悱恻,个人情感表露得很有诗意:“离家的日子”以新奇比喻刻画母亲形象,“挥手”捕捉细节勾勒父亲身影,皆真诚隽永,弥漫着母子、父子之爱。

       姚琛抒写他的少年作家梦的要数《在时间里旅行》了。这是一篇日记体散文,真实生动地记叙了从2007年7月24日到7月31日只身一人前往北京人民大会堂领取“中国少年作家杯”一等奖并参加文学活动的情景。显然这是一次少年作家梦圆梦的旅行,新奇、喜悦、感念、激奋、骄傲、自信等诸多情感流动在字里行间。我们有理由说,北京圆梦之旅,还应该是一支激情的歌,一首抒情的诗,一只放飞的鸟,一堂生动的课,一架友谊的桥,一把理想的火,一座文学的碑。

       前两个专辑里写校园生活的篇章很多,“仓惶青春”居然还有三篇小说。这三篇小说的题材都是学生的情感生活,只不过有中学生的,有大学生的,写得都真实自然,人物个性丰富多彩,不乏情动于衷的细节和场景,一点儿没有忸怩作态,哗众取宠。其中《诚实勇敢游戏》更有趣味,除了文笔流畅,格调清新,还处处洋溢着时尚气息。男生与女生们,在友情加恋情、猜疑与误会、或阴错阳差的矛盾旋涡里终日厮磨,假戏真作,又假戏成真,分分合合,悲喜交错,演绎了当代大学生清纯、浪漫、却有些扑朔迷离的情感生活,显示了年轻作者对校园生活的细致观察和生动表现。《戏说我们四田》真是戏说!诙谐,逗笑,时髦话语频出,偏偏“髦语”还能抖出包袱,揭示要害,勾画个性,难得一篇出自年轻人之手的幽默小品。《色彩的联想》有特色,作者截取校园生活片断,抒发生活感受,涂抹色彩比况情感的起伏跌宕──喜怒哀乐,一段段文字情景交融,让人感知着一颗或倔强或绝望或感伤或悔悟的心。《微凉季节》(二)“关于爱情”写的是一个“表姐”,其失恋和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情态写得生动传神。这个女生的爱与痛、执拗与醒悟,都很有时代感和代表性,读后让人感动之余还有回味;(四)“关于未来”则写得富有诗情画意,如清闲时在阳台上看见了满山林木的色彩变化,“不由得心颤了一下”,感受到“时间的年轮在枝叶间隐藏”,瞬间还感悟出“颜色的变换就是树叶的整个一生”的自然哲理。难得有这般敏感的神经,这般灵动的心灵!尽管秋风秋雨中,触景生情,年轻人的心中不免生出“青春期飘摇的心情”,但同时又能想到“秋不只有衰败,也有收获”,于是无奈的心又“明朗了许多”,似乎年轻人那片刻飘摇的心顿时又沉稳了下来。这怕是当代青年人脆弱与坚强、感伤与乐观的情感碰撞与交锋吧?一个年轻作者能把这种情感碰撞与交锋书写出来,很不容易,这也是值得致力于散文创作的文学青年们起而效法的。

       集子里还有一小辑,名为“诗海拾贝”。姚琛的诗有灵感,有激情,还有一定的思索,我以为这都是诗的命脉。有人戏言,诗歌是年轻人的专利,不无道理。我喜欢他的那些清新、明快、有些意味的诗,如《童年的篱笆》、《春之梦》、《乡村写意》和《骆驼刺》等。《篱笆》清纯可爱,憧憬多多,喇叭花似有自喻意味;《梦》思绪跳跃,情思灵动,“藏”着“枕”着油菜花,恰如怀抱热望与理想;《写意》质朴却多情,“黄牛背上/驮着赤脚童年/走在父亲一样弯曲的田埂上/留下一串串欢乐的音符”,多美!《刺》就有了哲理诗的味道,仅7行42字,言简意丰,立意新巧,像给某种人画像,也像是对这种人的善意提醒。我以为《读月》一诗颇有些耐人寻味。虽然有些冷色调,也不那么明快,但是我之《读月》,权当作读青春,因为当代青年人尽管蓬勃有生气,但他们的情绪不稳定,思想脆弱,经不起挫折,又过于敏感,常有忧郁、孤独的时刻,这也许就是作者写出“岁月失去平仄的韵脚”的原意。《读月》的妙处与深意,还不在于抒写了青春的悸动与仓惶,我以为还在于作者对仓惶青春的反省。“紫色风铃”的响声,怕是想让曾经“疯狂的年华”多沐浴一些清凉的月色,以便脱去燥热的心,添上一份清醒与冷静吧?如若我揣摩得不错的话,此诗对当代年轻人是有一定的阅读价值的。

       但是,总体上看,姚琛诗的情调还是喜忧参半、忧多于喜,反正忧郁过多,不是好兆头。读着他的诗,感觉有的是真忧,有的则是“强说愁”。“凄之风蘸着苦之雨/……把秋吹凉了”、“叹息裹着大地/枝头裸露忧伤”(《望》)、“哪些礁石淌过美人鱼的泪/哪颗贝壳深藏着爱的忧伤”(《黎明》)、“让我以唐风的姿态/垂钓一地瘦瘦的感伤”(《摇曳感情》)、“风吹走了我的诗意/晾干了我的忧伤”(《风》)等等。小小年纪,哪来的这么多忧郁?还有些诗有些意识流的味道,思维与意识的流动与辐射,并不是坏事,它往往能开阔诗境的时空,丰富诗歌的意象,但是用得不当,也会冲淡诗的主旨或主体形象,让人摸不着头脑,产生不知所云之感。《想起你》一诗就如此。诗中铺陈了纷纭的意象:舞着冷艳的“凶怒的菊花”、在稀雨中颤抖的“野火”、弯腰拾穗的“老妇”、诉说着沧桑的“落叶”、雨灌满了的后山“老井”,还有摘吃野果而丢失外套的“调皮鬼”等等,作者说自己在“忧郁和欢快时总会想起你”。究竟“你”是什么?是谁?读者弄不清,也猜不着。这些纷纭的意象怎么会是“朴实”、“热情”的呢?又怎么成了“一笔不朽的资本”、“心灵的寄托之乡”呢?说白了,写诗,也得给自己定弦,定调,这绝不是保守、落伍。因为诗更得讲究表情达意,朦胧诗,无题诗,都要让人读懂才好,诗人总不能钻进玄奥的高贵的象牙塔里自我欣赏吧?

       “碎语闲言”一辑,选的有散文,有评论,有读后感,有诗赏析,还有很难归类的东西,挺杂乱,我以为编得不好。其实有几篇很动情、颇新奇的散文,可以放到前边的小辑里。比如《山钟交响曲》、《家乡秋景图》、《千年思绪》,就很有散文诗的格调。《山钟》贵在出新,作者比拟各种乐器,模拟动态音响,奏鸣出“校园文学”的栏目特色,新颖生动;《秋景》中五彩斑斓的秋景美丽如画,透显着作者浓郁的乡情;《千年》够美!新奇的词句,新颖的比喻,情感的异动,编织变幻动人意象与意境,让今人与古人对话,使今人对古人的瞩望之心不能平静,难以安顿。这一小辑中的另类文章,有大胆新奇的尝试,如《会有人替我去爱你》,题材是写母爱。这类文章一般都是以第一人称的作者的“我”为叙述主体,以第三人称的“她”来叙述母亲对“我”自己的爱,其中不排除“我”偶尔的内心独白或用第二人称称呼其母,并与其亲切交谈,但主要还是第三人称的叙述。但是作者一反常态,叙述主体换成了第一人称的母亲,作者作为儿子则被母亲以第二人称“你”来招呼,题目也显示了这种叙述人称的颠倒。这是一种反常规的大胆尝试,表达和阅读效果还有待于广大文友来品评。另外小辑中确实出现了值得所有文学爱好者注意的问题,因此还得再说几句。比如《解析生活》一文,作者用数学概念“直线”、“圆”、“坐标轴”等来解析生活,多有不妥之处。众所周知,散文、杂文、甚至议论文,常用类比手法。而类比是使用联想的思维方法,借助事物之间的相似性而进行的一种逻辑推理。散文颇富哲理的意境、杂文嬉笑怒骂的“杂文味”和议论文令人折服的妙理,常常取决于作者能不能独具慧眼地发掘事物间的相似点,并通过恰切的类比来增强形象表达的效果。而《解析》恰恰就没能抓住数学中的直线、圆、坐标轴与种种现实生活现象之间的相似点,其中既没有对数学概念的内涵、特征做形象化的解说,也没有对与其类比的生活现象做相似性的比较,那么作者所阐述的对社会、人生或人格的见解就显得牵强了,又怎么让人心悦诚服呢?这样的写作常见于创作经验不足的年轻人,他们对生活现象缺乏深刻的分析和认识,又简单地采用了过于抽象的数学概念作类比主体,也就难以解析纷纭复杂的生活现象了。对于这一点,希望姚琛和广大文友能引以为鉴。

       人们或许以为给人写序文,都该捧着说,我却不这么想。尤其对文学青年,他们出道晚,经验少,有些欠缺在所难免。如果都完美,倒不正常了,所以更不能一味地捧。多点儿逆耳之言,该是善意的友好的帮助,不知姚琛以为然否?我看得出来,姚琛有文学才华,现在又学美术,文学与绘画联姻,必将丰厚他的艺术修养,为他拓展出更深广的艺术天地。我衷心地祝福他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9年11月6日于天津

     

       作者简介:张宝树(1942~),著名散文家和评论家。1967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。系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终身研究员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。已出版散文集《生命的辉煌》、《走近真实》、文化随笔集《造神史话》,报告文学集《寸草春晖》,评论集《心灵的绿洲》等著作多部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一棵茁壮的树(序二)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乔忠延

     

       读着姚琛的书稿《一株植物会有怎样的爱》,我的眼前生成了一棵树,一棵文学的树,一棵茁壮的树。这棵树就是姚琛,生趣勃勃的姚琛。

       姚琛发来书稿的时候,我正在乡宁县的云丘山中迷恋。秀美的山色中有一座古庙,古庙的绝壁上有一古树。古树很是奇特,每年的叶子都不一样,所以人称样样树。我看姚琛的这部书就是一棵文学的样样树。里面有散文,有小说,有诗歌,还有散文诗,可以说是一座文学的微雕馆。作为一名学生,还在学校就读的莘莘学子,能企及这么多的文学样式,能有这样的文学成就很是不错了,至少令我眼红,我在他这样的年龄没有如此的求学机遇,也没有他这样的众多作品。

    很会发现生活是姚琛的首要特点。一个学子,尚处于涉世未深的阶段,生活阅历极为有限。这就是说用于加工制作的文学素材是不多的,可是,姚琛的素材不少,横竖拈来都可下笔。请看他笔下的一段文字:“ 一个难得的清闲午后,静坐在桌前看书,屋里光线越来越暗。于是把椅子挪到阳台上去,这才发现眼前已呈现一片古典的景象。满山林木又拉开了一季的帷幕,从嫩绿到墨绿再到赭红,几种颜色的变换就是树叶的整个一生!我不由得心颤了一下,原来时间的年轮在枝叶间隐藏。”读到这里我的心也颤了一下。姚琛的心颤是他发现了时间的年轮在枝叶间隐藏,而我的心颤是发现了姚琛是一个会发现生活的有心人。换言之,他的文学感觉很好,好到在别人看来枯燥的生活会激起他内心的诗情画意。具备了这一点,平淡的日子才会有滋有味,无奇的岁月才会有光有色,至少说,由此他拿到了进入文学殿堂的入场券。

       读到此时我就止不住欣喜,姚琛是个文学的新芽,但是,要据此判断他是一棵文学的树木还为时过早。好在,他没有让我失望,我在他的文章中读出了新的希望。的确,有了良好的文学感觉只能证明出土的是一棵文学的新芽,至于这棵新芽是灌木,还是乔木,必须看他的生长。姚琛很会让他的文学新芽生长,他输送给它的营养是联想。丰富的联想让他的笔下平静的生活溅起了夺目的涟漪。“要离家的时候,心情是一首错乱的诗,读不出平仄,亦读不出风花雪月的意境。”多么迷人的想象,一次离家竟成了诗的摇篮。如果说,这想象还是发自内心世界的,还是主体的,那么,下面这段文字就变成客体的了。“父亲的心像一张揉皱了的纸,在我登上火车的顷刻间。风说的话含糊不清,有些情愫只有月台听得懂。如果饮风可以醉的话,我愿父亲将思念灌醉,埋葬在内心的深深处,悄无声息,不着痕迹。”在这里,姚琛深进了父亲的心灵,几乎可以清楚地看见他老人家心率的跃动。还不止此,还可以将风拟人化了,化成了美酒,将父亲灌醉。这想象就不是浅层次了,而是有些瑰丽的光芒了。从这些字行,我判断姚琛这棵新芽不是灌木,而应是一棵乔木。

       我的判断没有错,姚琛不仅是棵乔木,而且应成为一棵参天的乔木。这样的感觉是从他那些用心头意趣重新编排出的文章萌生的,《一株植物会有怎样的爱》就是其中的代表。看到题目我很好奇,植物怎么爱呢?看文章明白了,这里的植物都是人。向日葵是父亲,油菜花是班主任古老师,菊花是文学社社长范老师,康乃馨是既不代课又不是亲戚的龚老师,芳香的花园里都是自己熟悉的师长,拟人了,比喻了,多种手法的杂糅使用产生了文学的繁丰作用。他笔下的文章更有些滋味了。而且,他还善于用生活的细节缀连新的篇章,把不经意的小事捡拾在一起,巧妙缝合,一篇小说就成了。由于都是生活里的事情,读起来就活生生的。比如,好友约“我”相会,“我”去了却等不来她,等呀等呀来了个他,而他却是她让来的。戏剧性的开始预示了戏剧性的发展,后面的情一波三折也就理所当然了。姚琛会发现细节,还会用情节贯穿细节,文学的大树便可以茁壮成长了。

       哲意的思考也是姚琛茁壮成长的必不可少的因子,这在他的诗中不时就有展现。《看海》他看到了:“让我们贫血的情感/再次散发芬芳/是怎样的压抑/让他如此急于倾诉/又是怎样的包容/让他可以畅所欲言。”在形象的写照里把人的智识嵌了进去。如果到此为止,还有些浅显,好在他又写下了:“波浪是大海的抒情吗/我只是疑惑/哪一朵/才是他最真实的情感。”复杂了,混沌了,有了启人沉思的空间。这就更见出文学的意味,好!倘若这样的味道更多些,更浓些,那可就是参天的文学景观了。不过,仅就这些也不易了,对于一个年轻人,一个正在奋求的年轻人,这已预示着灿烂的未来。据此我才认为,姚琛是──

       一棵茁壮的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9年10月30日 急就于尘泥村

     

       作者简介:乔忠延,著名散文家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山西省作协委员。著有《远去的风景》、《荒疏的风景》、《山西古戏台》、《尧都沧桑》等散文集二十余部。